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打造原創兒童文學精品 關鍵做好這三件事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鄭楊  2019年06月26日12:02

人們對世界的最初認識來自童年,對于童年文化及其命運的關注和思考,是人類文化發展史上的一個組成部分。兒童文學凝結著一個民族和社會的夢想與希望,它給兒童打下精神的底子,養成未來的民族性格。文化的薪火相傳、民族精神的代際傳遞,有賴于兒童文學的發揚光大。以中國現代文學史為例,魯迅、周作人、茅盾、葉圣陶、冰心、巴金、老舍、豐子愷、張天翼等著名作家,都曾在現代兒童文學的創作或關于童年命運、童年美學的思考方面,立下過篳路藍縷的開拓之功。這些大作家關于童年記憶的優美文本,至今仍然被讀者反復閱讀,散發著恒久的魅力與光芒。

有志于接續這一文化傳統,近日,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一套文本優美、制作精良的兒童文學叢書“大作家·小時侯”。這套書首印10萬冊,剛一上市就反響熱烈,很多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展開討論、交流,分享閱讀心得。這套書還入選國家出版基金資助項目、“十三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入選湘版好書榜。

精心策劃 準確定位

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文學室編輯周倩倩是“大作家·小時侯系列”的責任編輯。是她建議從孩子們最感興趣、和他們學習息息相關的作家入手,來做這套書,并著手寫了選題策劃方案。“幾年前,編輯部就有了一個給孩子做名家傳記的想法,但是做科學家、藝術家還是作家,是做所有杰出的人物還是專從一個角度切入,有過一番激烈的討論。是我建議從作家入手,并將‘大作家的童年故事’提煉為叢書名‘大作家·小時候’。我還確定了這套叢書邀請作家的標準,那就是從青少年讀者所熟知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家中選擇成果卓著又風格獨具的佼佼者,他們在國內外都獲得過有影響力的大獎,作品也必須適合給孩子們閱讀。”

周倩倩認為,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經典文學閱讀對于提升青少年學生文學素養來說更加重要。單純的兒童文學作家的作品已不能滿足青少年讀者的閱讀需求,成人文學作家跨界寫作是一種閱讀品類的補充。“大作家·小時候系列”完整地展示出作家的一段人生軌跡,較之一般的作家故事,更具閱讀價值。作家撰寫自己的親身經歷,其文學意義也大于他人編寫或改編的作品。從這一點上講,他們的寫作豐富著文學史的史料,也給小讀者提供了重要的人生啟迪。

專業編輯 制作精良

因為一開始就將選題宗旨確定為“不為孩子做淺顯的讀物”,所以周倩倩建議作家們在寫作時突出對個人經歷的書寫以增強作品的趣味性與真實感,避開枯燥的說教。在編輯時,她準確地把握青少年成長階段的心理特征,精挑出了集文采和思想深度于一體的文章,為小讀者提供具有精神營養與文化底蘊的文學范本。她還特別選取那些入選中小學教材的原創文章,像趙麗宏是入選教材最多的作家,謝宗玉的散文在高考、中考閱讀理解中隨處可見。這些作家的作品緊扣青少年閱讀需求和寫作實際,使廣大青少年的閱讀更為純正、更有深度,寫作也更有標桿、更有高度。

為了把握好這段跨越70后、60后、50后作家將近半個世紀的非虛構書寫的特色,周倩倩和插畫師張卓明、段穎婷多次溝通。她讓插畫師細細品讀文章,從作者當年的老照片和文件中找尋插畫繪制的靈感。插圖構圖、裝幀設計、紙張選品、印刷、裝訂各個流程都是高標準,全套書系采用從我國臺灣引進的特種紙,護封用紙用稍帶泛黃的特種紙展現光陰易逝的年代感,書付印下廠后周倩倩和設計師特意到印廠跟色3天,最終出來的效果不錯。

擁抱童心 立意深遠

收入韓少功的《湘水謠》、雷陽平的《風雪除夕》和鮑爾吉·原野的《紅綢子滾筒》等10部作品的“大作家·小時候叢書”推出后,受到業界和讀者廣泛關注。也引發讀者探討現在的孩子們到底喜歡讀什么樣的文學作品,“大作家·小時候”這種回憶童年的作品是否能引發當下小讀者的共鳴這一話題的討論。對于這個問題,作家趙麗宏的回答令記者印象深刻。他認為大作家回憶童年的作品,如果寫得好,即便是寫以前的時代,現在的孩子也會喜歡,也會產生共鳴。不管我們所處的社會和生活狀態發生多大的變化,在兒童的世界中,有些情感和憧憬是不會變的,譬如親情,譬如友誼,譬如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對幸福人生的向往。童心的天真單純和透明澄澈,也是不會改變的。

趙麗宏還認為作家應該寫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兒童文學也如此。能保持著赤子情懷,保持著童真和少年之心,這對一個寫作者,尤其是兒童文學作家,至關重要。作家回憶童年生活的文字有兩種:一種是歷盡滄桑的老人回憶往事,也許很深沉,但無法打動孩子;另一種,作家寫作時仿佛又回到童年時代,變成了孩子,用兒童的視角和情懷描繪童心的天地,這樣的文字,小讀者會產生共鳴。

作家葛水平認為一個作家是否能寫出好作品,更多的力量來自于他的內心。大作家寫小時候的故事可通過作家成長的經歷見證一個寫作者的“童年啟蒙”和“文化啟蒙”,觀察他的世界觀是如何形成并怎樣走入文學的懷抱。

參與“大作家·小時候”的寫作,既是對一個作家的檢驗,也是對一個作家童心的喚醒。作家任林舉認為好的文學作品不僅能夠彌合代際的裂隙,而且能營造出新奇感和陌生感,進而對孩子們產生吸引力。。

王開林談到,真金不怕火煉,童心也不怕經歷滄桑和閱歷,童心就是人們的初心,它的完整度越高,對生命的感受、對世界的認知就越接近本質,因此呈現的童心便能感染人、感動人,讓讀者找到一種“回家的感覺”。

謝宗玉說,雖然大作家的經歷也許不同于現在的孩子,但一個人成長的心路經歷,其實大同小異。好的作品,不但能超越地域,還能超越時空。

葉夢童年時生活在物質極度困乏的1960年代,所以她在童年時讀的書是成人文學作品。葉夢認為人們不要低估兒童的審美與鑒賞,禁忌不要那么多,真正的好的文學作品都適合兒童。我看有的孩子,寫文章很規矩,像一個小大人,就感覺悲哀。他還是一個孩子,但是已經沒有童心了。

作家回憶自己童年的作品,主要還是作家反思自己成長經歷,對自己生命的重返與探索,并不一定是專門寫給孩子看的。無論是哪一個時代,“成長”這個命題總是相同的,孩子們作為讀者,會引發共鳴,也因為與他們自己成長的環境的不同,而有一些好奇心與陌生感,這些會讓他們產生閱讀的興趣。鄭保純認為,無論是什么樣的作品,真誠都是重要的。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