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聶茂:奔跑的姿勢離目標最近

來源:湖南日報 | 陳薇 吳映秋  2019年06月28日14:06

走進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只見處處繁花,滿眼綠意。

被綠樹和繁花簇擁著的這棟辦公樓,是聶茂工作的地方。十余年來,他的生活只有兩點:學校和家。每天,他都往返于這兩點之間,從容不迫,少有例外。外面的誘惑、喧囂和紛擾,都被他最大限度地從自己的生活中清除出去,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聶茂所著《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書系》。

愛與責任的堅持

眼前,摞得高高的這套“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叢書,還散發著油墨的清香。《人民文學:道路選擇與價值承載》《家國情懷:個人言說與集體記憶》《民族作家:文化認同與生命尋根》《湘軍點將:世界視野與湖湘氣派》《政治敘事:靈魂拷問與精神重建》《70后寫作:意境閎闊與韻味悠長》《詩性解蔽:此岸燭照與彼岸原鄉》,足足7卷本文集,組成了聶茂的這項宏大工程,有誰知道,這300余萬字的作品里浸潤著他多少汗水、心血和智慧!

十余年來, 聶茂除了正常的教學,絕大部分時間都義無反顧地堅守在書堆和自己的陋室里,查找,閱讀,整理,寫作。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像一個著了魔的人,強迫自己以一當十地往前走。肩膀痛,腦袋脹,眼睛澀,腰椎突出,都不能阻止我昂首挺進的步伐。”

聶茂說,他的人生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家孩子,跳出農門,成為一間鄉村醫院的檢驗師,吃上了“皇糧”;懷著對文學的無比向往,毅然辭掉工作,熱情而魯莽地到北京、上海等地求學、漂泊,成為一名研習唐宋詩詞的年輕學子;在“鐵肩擔道義”的現實力量感召下,排除眾多誘惑和其他選擇,成為省城主流媒體的編輯、記者;在新聞戰線上嶄露頭角、文學創作漸入佳境時,卻又放棄了好不容易爭來的一切,操著濃重的鄉音,奔赴新西蘭求學、攻讀博士,并獲得全額獎學金,成為該校自建校以來首位在人文社會科學院獲此殊榮的亞洲學生;順利取得學位后,他毫不猶豫選擇返回祖國,手執教鞭,供職于中南大學,由講師破格晉升為教授,成為學科帶頭人……

意想不到的事情繼續在聶茂身上發生。2016年,他拿著已經寫好的5部專著文稿找到中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周科朝時,周科朝非常吃驚。他沒想到平日里沉默少言的聶茂居然獨自一人干了這樣一件大事。聶茂說:“這十多年來,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專注文學湘軍的創新發展研究。如今,我已完成了5本書,希望能得到學校的支持。”周科朝感慨萬分說:“不少老師都跟我講過他們的各種科研設想、課題計劃、創新思路,但很可惜,最終他們都沒有拿出成果給我看。你雖沒有跟我說過你的計劃,但是你的研究成果都已經出來了。”

如今,他的這套7卷本“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書系已付梓,社會反響強烈。已故著名文學評論家、中國小說學會會長雷達曾給予高度評價,認為該書系是作者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特別是對新時代文學和文學湘軍研究10余年的集中奉獻,對中國新時期文學,特別是對湖南文學的繁榮和發展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與現實意義。

筆耕不輟寫“文學湘軍”

“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叢書的出版,在湖南文學界引發廣泛關注。

3月末,由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湖南作家研究中心主辦的“聶茂‘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書系’研討會”在長沙舉行,與會專家對該書系給予高度評價,認為該書系站在全球化語境下,以中國經驗和中華詩學的藝術立場,對傳統文化視域、湖湘文化視域下的文學湘軍進行總結,成為該領域研究的代表性著作,為日后的相關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學術資源。

湖南是一個擁有悠久文化傳統和深厚歷史根基的文學大省。改革開放后,湖南作家在全國性文學大獎中獲獎連連,湖南文學進入黃金時代。然而20世紀90年代,湖南文學進入一個沉靜期。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新中國成立之初、改革開放之初,湖南的長、中、短篇小說會接連斬獲全國性大獎,崛起的文學湘軍為中國文壇所矚目?為什么文學湘軍的歷史題材、民族題材和官場小說創作一直處于全國領先水平?為什么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的10多年時間里,除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獲大獎外,湖南作家的作品竟無一篇獲全國性大獎?文學湘軍究竟怎么了?對上述問題的爬梳、厘清與回答,正是聶茂的“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書系創作的時代背景和書寫初衷。

在這套書系中,不僅收錄了聶茂與唐浩明、王躍文、閻真等多位湖南知名作家的對話和作品解析,也研究了不少名不見經傳的作家作品。聶茂說:“我希望通過該書搭建一個平等對話的平臺。寫這些默默耕耘的作家,也是希望能激勵他們今后創作出更多優秀的作品。”

雷達曾評價稱:20世紀80年代初期文學湘軍的輝煌是中國新時代文學輝煌的一部分。從某種意義上說,包括聶茂在內的文學湘軍的生活、經驗、故事就是中國生活、中國經驗、中國故事的縮影。文學評論工作者應深入研究這些有筋骨、有血肉、有溫度的作品,弘揚主旋律,傳遞正能量。聶茂正是抓住時機順勢而為,聚焦“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這個宏大課題,孜孜不倦奮斗十余年,終于修成了“正果”。

△《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書系》融媒體推介會現場。

深入才能觸摸真正的人生

聶茂卻說,對這套叢書他本人認為還有很多遺憾。

“因時間、精力問題,還有很多文學湘軍的重要成員沒有來得及寫進這套書中;也因我個人喜好偏愛,有些作家篇幅占據較長……這套叢書只是我作為一個作家和文學評論工作者的創作,我并沒有野心和企圖將這套叢書做成湖南的文學史,真正要做湖南文學史,那確實需要一個專業的團隊來通力協作。”

聶茂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就進行文學創作,獲得過包括湖南省青年文學獎在內的大獎,是名副其實的文學湘軍成員。因為熱愛,也因為熟悉,聶茂進行了“中國經驗與文學湘軍發展研究”這個宏大課題的研究,希望以“中國經驗”為軸心,全面立體、真實客觀地對新時期以來的湖南作家及其作品進行歸納、梳理、分析與整合,形成較為系統、相互獨立又相互聯系、完善又詳細的“湖南作家創作圖庫”或“文學湘軍精神譜系”。回首自己的學術生涯,聶茂坦言,感覺自己似乎一直行走在邊緣甚至是荊棘叢中,沒有鮮花和掌聲,唯有自己給自己鼓勁,其間酸甜苦辣,冷暖自知。

“十多年前,‘中國經驗’這個話題并沒有像今天這樣受到普遍關注。有關‘文學湘軍’的研究,系統性和整合性、深度和廣度都遠遠不夠,把‘中國經驗’和‘文學湘軍’關聯起來做全方位考察和研究的更是少之又少。我就像一個苦行僧,手持油燈,懷揣自己的心跳,傾聽文字敲打的聲音,不計后果,默然前行。”

盡管艱苦,聶茂依然充滿創作的激情,他透露,手頭豐富的題材足夠他繼續再寫7部書。聶茂說:“是持續不斷的寫作向我提供了人生的豐富、深邃、充盈、真實。只有深入這一切,才能觸摸真正的人生,探究命運的真諦。”

奔跑的姿勢離目標最近。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