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石鐘山:寫小說才是我的主業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劉暢        2019年06月28日16:44

石鐘山

作家、編劇、制片人、出品人,中國作協會員。著有《石光榮和他的兒女們》《大院子女》《天下兄弟》等長篇小說,根據其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幸福像花兒一樣》《軍歌嘹亮》等產生廣泛社會影響。

說到軍旅文學,不得不提到的一個代表人物就是石鐘山。根據其作品改編的電視劇,屢屢創下收視紀錄并獲獎無數。

《春風十里》作為石鐘山睽違10年回歸軍旅背景小說的全新作品,石鐘山將其作為文學領域中一種橫向突破,更是對于自我的一種縱向突破。

再續軍旅燃情歲月

出身于軍人家庭,自己又畢業于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文學系,石鐘山對于軍旅文學的創作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自1984年在《解放軍文藝》上發表個人首部小說《熱的血》,石鐘山就一發不可收拾,先后發表了《大風口》《男人沒有故鄉》《國旗手》《父親進城》等膾炙人口的小說,其中短篇小說《國旗手》獲得《小說月報》第八屆百花獎,根據《父親進城》改編的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創下了當年的收視紀錄。

《激情燃燒的歲月》之后,石鐘山所創作的中長篇小說屢屢被改編成電視劇,并引發收視熱潮。2009年,石鐘山開始涉及電視劇的改編,并在其中一些電視劇中參與執導,先后制作了《幸福的完美》《軍旗飄揚》《軍禮》《幸福在路上》《石光榮與他的兒女們》等熱門電視劇。也正因為這些熱播劇的成功,石鐘山游走于作家、編劇、導演、制片人等不同身份之間。但是對于石鐘山來說,小說創作才是他的主業。正如他所說,“小說是寫給自己的,編劇、導演、制片人是服務于市場和投資方的。我更愿意作為一名作家,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暢游,完成自己的人物塑造,完成對文學信念的跋涉。”

石鐘山此次推出的《春風十里》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小說巧妙地將小人物的命運放置于時代的洪流中,一如既往的戲劇沖突、鮮明的人物塑造,以及跌宕起伏的情節設置,還原了大時代背景下小人物的人事變遷、命運承合。

重在講述軍人的生活與情感

石鐘山的作品,主要描寫的是和平年代的軍營生活和軍人精神世界。相對而言,在他的作品中,戰爭的硝煙和歷史的記憶只是一種背景或者底色。作家在詩意訴說歷史和構造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之時,重的卻是生活,是情感,是軍人性格里平凡真實的一面,是人性在和平生活中的體現,他擺脫了對軍人形象的概念化書寫。對此,石鐘山說:“和平年代的軍人和戰爭年代的軍人有著本質的區別。因為我們正在經歷著和平的年代,我更多地展現從五湖四海來到軍營的這些人,以及他們刻骨銘心的蛻變過程。我認為在這個過程當中,其實軍人和其他人并沒有本質區別,只是職業不同。”

石鐘山認為,作品中的人物首先要有典型性,《春風十里》中的李滿全就是普通青年努力上進的典型。《春風十里》這部小說跨度30多年,從上個世紀70年代末至當下。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努力方向,李滿全是那個年代農村兵或小城鎮兵的代表,他們努力奮斗,就是為了改變命運。

《春風十里》中真實豐滿的人物塑造、獨具特色的語言結構,接續了《激情燃燒的歲月》的文學脈絡。《春風十里》與《激情燃燒的歲月》一樣,代表的是兩種成長背景與文化的碰撞,從而衍生出戲劇化的故事,頗具時代的真實感。在《激情燃燒的歲月》里,一個是出身農村的大軍官,一個是城市里的文藝女性,兩人之間勢必產生文化價值的摩擦,而《春風十里》中的李滿全和江歌同樣如此。江歌是浪漫主義的推崇者,她自小出身于軍人家庭,是堅定的理想主義者;李滿全卻恰恰相反,他自小就得為生計奔波,甚至連就業都困難重重,他的身上更多的是現實主義的因子。所以,看石鐘山的小說,仿佛透過里面的人物看到了現實里許許多多的普通人。

探索縱向的自我突破

除卻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高潮迭起的情節外,在《春風十里》中,石鐘山首次以普通人物的命運為線索,觀照大時代的人事變遷。《春風十里》中的農村子弟李滿全,其所有的選擇看似是自己主動的,但是實際上是在時代浪潮下做出的抉擇。通過小說,人物選擇與時代命運的相互作用直接鋪陳在我們面前,不僅成就了這些有血有肉的軍人形象,也讓人可以從中解讀真實的人性。

石鐘山以前寫的主要是軍營的干部子弟,或者“父親系列”這樣的作品。以農村子弟李滿全這樣的人物為主角,對于石鐘山來說是第一次,也是這么多年生活沉淀給予他的創作源泉和動力。石鐘山說:“創作需要沉淀,也需要和其他作家比較。目前,反映改革開放之后農村兵成長軌跡的作品,鮮有作家涉及,我力圖完整敘述《春風十里》中李滿全這樣一個代表農村兵的角色。”

李滿全的經歷,正是石鐘山當兵時期所遇見的人和事。“我希望把這個故事寫好,謹此紀念我曾經的戰友們,懷念我們的青春歲月,以及軍營賦予我們的那種精神。”石鐘山說。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