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作家,畢加索”:馬拉加天才不為人知的一面

來源:中國作家網 | 王楊  2019年06月28日18:01

6月26日起,北京塞萬提斯學院與馬拉加畢加索博物館合作,舉辦題為“作家,畢加索”的展覽,展示西班牙天才藝術大師巴勃羅·畢加索最不為人知的一面——這位西班牙馬拉加的藝術天才不僅在20世紀對西方繪畫史產生了深遠影響,同時也是一位詩人。展覽開幕當天,馬拉加畢加索博物館藝術總監何塞·萊夫雷羅、馬拉加大學藝術史教授歐亨尼奧·卡爾莫納、詩人西川以及畢加索詩歌法語譯者余中先圍繞畢加索的詩歌創作舉行了一場對談,會談由塞萬提斯學院總部文化部部長馬丁·洛佩斯-維加主持。

為祝賀畢加索80壽辰,由郭沫若起草的賀電手稿原件及定稿前不同版本的修改稿。

展覽中還有一件特殊的未曾發表過的展品: 詩人郭沫若在1961年代表中國政府為祝賀畢加索80壽辰而起草的賀電手稿原件。這份手稿表現出了中國對這位馬拉加天才的與尊重,同時也見證了中國人民和畢加索之間的友誼。手稿原件由收藏家李志遠提供,除原稿之外,還包括定稿之前數個版本的修改稿。畢加索與中國之間的吸引是雙向的。這位安達盧西亞畫家深深被中國書法的抽象意境、自由筆觸和簡潔之美所吸引,沉醉在紙與墨的詩意對話中,他為此對克勞德·羅伊說出了那句著名的話:“如果我出生在中國,我就不會成為畫家而是書法家了,我會寫我的畫。”畢加索在1956年曾見過畫家張仃,十年后又在法國戛納見到張大千,他曾多次對他們表明自己是中國藝術表現力和包容性的崇拜者。

何塞·萊夫雷羅、歐亨尼奧·卡爾莫納、西川、余中先在對談現場

上世紀30年代中后期,畢加索開始詩歌創作。何塞·萊夫雷羅說,當時在巴黎生活的畢加索作為藝術家成名已久,但也會感到孤獨,懷念故鄉馬拉加,他以語言作為武器,通過寫作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他的詩有些難以理解,但從中可以看出他的才華以及對于創作的熱情。歐亨尼奧·卡爾莫納談到,有研究者認為畢加索的詩作反映出他處在危機之中,“但他什么時候不處在危機當中呢?他對于世界各地的事情都一直保持關注”。卡爾莫納說:“畢加索寫作是因為他有話要說,他把語言匯成河流,河流中出現他的回憶,記憶總是不穩定的,總是流動的,他想探究自己的起源,關于他自己是誰。”

創作中的畢加索

余中先在幾年前翻譯了畢加索寫于1935年至50年代的幾百首法語詩。他認為畢加索的詩與畫是相通的,他的法語詩中有很多對于繪畫中線條和顏色的描述,充滿藝術表現力。“畢加索有一顆童心,什么事情都要嘗試,”余中先說,他在詩歌創作中也嘗試了多種形式,比如名詞的堆積、詩歌主題的變奏,比如用不同的詞語和語言方式表達同一個主題,等等。余中先舉例說,畢加索在1936年5月4日的一首詩中寫道:“我的母親是一杯烈酒。”為什么這么寫呢?因為他外祖母是造酒的。“畢加索是個愛創造的人,在藝術上,他總是要想進各種方式來表達自己。”

畢加索詩歌《青銅石頭鍋》數碼復制稿

在西川看來,畢加索的詩歌創作并不孤獨,他與保羅·艾呂雅、聶魯達等關系密切。畢加索的詩歌有其獨特之處,但從中也能看出受到現代主義潮流的影響。他的創作與喬伊斯、斯泰因等詩人、作家相互呼應,有一種藝術共振。多年前,西川就在國內出版的一本超現實主義詩選中讀到過畢加索和達利的詩歌,能看出他們與其他詩人的不同。但西川認為超現實主義并不能完全涵蓋畢加索的創作,他的詩歌中有游戲、胡來的成分,這種“游戲”“胡來”是正面的意義,是藝術家能量的揮灑。西川說,畢加索54歲開始寫詩,在這個年紀,很多作家創作上已經成型甚至感到厭倦,但畢加索的詩中有一種初生的力量,藝術活力撲面而來。同時西川注意到,“畢加索無論在藝術或者文學方面做什么樣的嘗試,都有一種強烈的抒情性”。

畢加索詩歌《火焰的舌頭》數碼復制稿

此次展覽概括地介紹了畢加索如何以原創性的方式,通過鉛筆和中國墨繪制文字、演繹如象形文字般的插圖,向讀者訴說他的世界與他的回憶。展覽的展品包括畢加索的照片、與其文學創作相關的出版物、詩歌手稿以及專門為此次展覽制作的紀錄片,包括塞萬提斯學院總院長、詩人路易斯·加爾西亞·蒙特羅在內的眾多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在紀錄片中分享了他們對畢加索及其文學作品的感想。虛苑創始人、收藏家姜興道為此次展覽友情提供的四幅畢加索原版版畫作品也同時展出。

此次展覽開幕恰逢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798)的展覽“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出期間,在北京塞萬提斯學院免費向公眾開放,在北京結束展覽之后將前往上海巡展。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