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茅盾與《文藝報》

來源:文藝報 | 吳泰昌  2019年06月28日07:25

茅盾是中國作協第一任主席,也是《文藝報》的創辦者,對這一誕生于新中國之初的首個文藝陣地的成長他曾傾注了大量心血。

1949年2月下旬,茅盾到達北平。3月22日,郭沫若、茅盾出席華北文化藝術工作委員會和華北文協舉辦的招待茶會,郭沫若提出發起召開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大會以成立新的全國性的文學藝術界的組織。3月24日,籌備委員會宣布正式成立。郭沫若任籌委會主任,茅盾、周揚任副主任。就是在這次會上,決定出版周刊《文藝報》,并由茅公負責籌劃。

1949年5月4日《文藝報》第一期出版,至7月28日第十三期,在文代會籌備和大會召開期間總共出了十三期,除第一期外,余均為周刊。一至八期編者署名為“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籌備委員會文藝報編輯委員會”,九至十三期署“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文藝報編輯委員會”,由于版權頁上未公布《文藝報》編輯委員會的人員,所以,長時期以來,少有人知道創辦《文藝報》時期《文藝報》編輯委員會的帶頭人就是茅盾。

茅盾為《文藝報》誕生費盡精力,大小事多親自過問。出版《文藝報》用紙,茅盾甚至驚動了周恩來同志。1979年第四次全國文代會和第三次全國作代會召開前夕,文聯及各協會恢復籌備領導小組負責人馮牧、張僖曾派我和劉夢溪去茅盾家取回他改定的在第三次全國作代會上作的題為《解放思想,發揚文藝民主》報告稿。茅公順便詢問起會議準備的一些情況,他感慨地說,現在客觀條件好多了,第一次文代會用紙,包括《文藝報》用紙,都得去麻煩總理解決。

茅盾強調版面上要促進文藝界在為新中國基礎上的廣泛團結,在遵循黨的文藝方向上的思想統一,他善于用交流的方式實現這個意圖。1949年5—6月,《文藝報》曾召開三次文藝界座談會,茅盾主持過兩次。座談會發言經記者整理后,茅盾親自仔細改定,詳細報道。

茅盾為《文藝報》撰寫了多篇文章。如代編委會起草了《發刊詞》,5月26日出版的第四期發表了茅盾5月23日趕寫的《關于〈蝦球傳〉》,第十一期頭條發表了茅盾《為工農兵》。茅盾還在百忙中多次寫信為《文藝報》約稿,或者幫助編輯部年輕編輯考慮合適作者。

關于《文藝報》報頭設計,茅盾用心選定。創刊號報頭是茅盾讓嚴辰去請畫家丁聰設計的,第二期起至第八期,《文藝報》報頭是茅盾親自書寫的,第十期至十三期,正值大會期間,報頭又改用鉛字。1949年7月19日文代會結束后,《文藝報》作為全國文聯機關報于9月25日正式創刊,報頭系集魯迅字體,一直沿用至今。《文藝報》報頭用魯迅字體這個主意,也是茅盾建議最終被采用的。魯迅是我國現代新文化運動的偉大旗手,第一次文代會會標上就鐫有毛澤東和魯迅的頭像。

1949年7月19日,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全國文聯)宣布成立,郭沫若當選全國文聯主席,茅盾、周揚當選副主席。7月23日,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成立(1953年改稱中國作家協會),文協主席茅盾,副主席丁玲、柯仲平。1949年9月25日,全國文聯機關刊物《文藝報》正式創刊。

雖然1949年10月19日茅盾已出任文化部部長,加上創辦《人民文學》,工作驟忙,但《文藝報》1949年九至十二期實際上仍由他兼管。這幾期《文藝報》版權頁上編者仍署“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文藝報編輯委員會”。在《文藝報》正式創刊號上,茅盾改定了社論《慶祝中國人民政協》,并發表了《一致的要求和希望》。他還要求文藝理論工作者以新的觀點來研究編寫《中國文學史》和《中國新文藝運動史》,并把它們提到工作日程上來。在正式創刊號上,茅盾還決定發表《全國文聯關于出版〈文藝報〉致各地文聯及各協會的通知》。1954年全國文聯決定委托中國作協主辦《文藝報》,后來才逐漸明確《文藝報》由中國作協主辦并成為中國作協機關報。

茅盾作為全國文聯副主席和中國作協主席,對《文藝報》既是領導又有特殊的親情。新中國成立后,他的一部主要文藝理論著作《夜讀偶記》就是1958年1月起在《文藝報》連載的。他的長篇文學評論《一九六〇年小說漫評》,《文藝報》1961年四至六期連載。1963年,為紀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茅盾在《文藝報》發表了《關于曹雪芹》。1965年6月,《文藝報》被迫停刊。1977年底,茅盾在剛復刊的《人民文學》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公開以中國文聯副主席和中國作協主席的身份講話。他建議盡快恢復全國文聯和各個協會的工作,并建議《文藝報》復刊。1978年5月底,茅盾出席全國文聯第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擴大會議,他在大會上莊嚴宣布:“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中國作家協會和《文藝報》,即日起恢復工作。”

晚年多病的茅盾,從1978年起,在著手寫長篇回憶錄《我走過的道路》的同時,不忘給《文藝報》多方指導和積極支持。他在1978年8月的《文藝報》上發表了《培養新生力量》,同年11月發表了關于《堅持實踐第一,發揚藝術民主》的文章。1979年12月,又發表了慶祝新中國成立30周年的紀念文章,這是茅盾1981年3月27日辭世前,為《文藝報》撰寫的最后一篇文章。

如今我看到彩色印刷的《文藝報》,想起當年茅公創辦《文藝報》時為紙張找總理解決的往事,就會心生感慨,特別是看到《文藝報》熱情介紹青年作家作品,便會想到茅公編《文藝報》時對文學新人的關懷和扶持,愿茅公的思想和精神繼續發揚光大。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