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卓娜《寶樂夫的奇幻世界》:一扇門和兩個世界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 照日格圖  2019年06月28日13:21

英國牛津大學的劉易斯·卡羅爾在1865年創作出版了著名兒童文學作品《愛麗絲夢游仙境》,六年后又出版了其續本《愛麗絲鏡中奇遇記》。故事說的是,一個小女孩追一只戴著懷表的兔子,一直追到它的洞里,然后就發現了一個奇幻世界。她在那里遇到了一大堆動物和人:渡渡鳥、蜥蜴比爾、柴郡貓、瘋帽匠、三月野兔、睡鼠、素甲魚、鷹頭獅以及丑陋的公爵夫人。如果一個人厭倦了他工作和生活的世界,那么愛麗絲告訴我們:世界沒有那么單純,只要我們邁出步子,再找到一個合適的入口,就有一個奇妙的世界在等著我們。

我國蒙古族青年作家卓娜也寫了這樣一部長篇兒童小說——《寶樂夫的奇幻世界》。小說開始時,主人公寶樂夫還在母親的子宮里游泳,但他并沒有閑著,甚至聆聽到了成人世界的蛛絲馬跡。就像世界對所有人的態度一樣,寶樂夫在人世間的生活也不易。他的生活,是從保育箱開始的。如果沒有在兒童小說里經常出現的奇跡,寶樂夫的生活定然會與所有的人一樣平淡無奇。令人開心的是,這是一部把想象的翅膀張開得夠大的小說,小說的主人公寶樂夫在夢里,能夠找到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

寶樂夫打開的是一扇神奇的大門。當他還處于“1.0階段”時,需要睡一覺,才能在夢里打開那扇門。這扇門剛剛向寶樂夫開啟時,多多少少帶著一點心靈雞湯和科普的味道。比如,在另一個世界的第一堂課里,寶樂夫學習的便是人生回放和“感恩”,第二次來到奇幻世界,他學習的是“友誼”。

在這扇門的后面,藏著一個神秘的人物,他就是帶著全知視覺看待人類生活的智慧爺爺——一只老鼠。這個“人物”設置本身就帶著勵志色彩——只要足夠努力,就算是一只老鼠,也可以成為知識的巨人。這對于讀者而言,是隱藏在勵志背后的勵志。

一扇彩虹門把寶樂夫的世界一分為二,一個是再普通不過的家庭生活。在這里,爸爸是一個健忘的人,把寶樂夫連同他的童車忘在公園里;媽媽則與所有人的媽媽一樣,喜歡抱怨;爸爸媽媽都喜歡玩手機。但寶樂夫還有一個更為豐富的世界,在那個世界里,他更自由。這個自由的意義在于,那個世界里的所有人,都帶著善意,誰也沒有越過善惡的界限。

彩虹門后的世界,也被分成兩個:一個是以蒙古族民間故事、神話故事為底本,相對傳統的“奇幻”;一個是以西方經典兒童小說為藍本的童話世界,那里有一說謊鼻子就變長的匹諾曹。兩個世界在作者卓娜的筆下交融成了一種文化——或許這正是這一代的孩子們所要面對和接受的文化環境。因為作者的敘述輕快、輕松,甚至還帶著幾分幽默,書中敘述的故事一下子就變成了讀者喜聞樂見的形式。

《寶樂夫的奇幻世界》帶給我們的新意在于,書中描述的世界,看似熟悉,卻早已被作者進行了一個全新的排列組合,讓故事讀起來足夠新穎,但也有文化基因鋪設的底子。

寶樂夫在具備所有的條件之后,終于向自己更大的目標——彩虹世界出發了。在那里,故事跳出了寶樂夫在奇幻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跳來跳去的固有模式,故事本身和故事里的主人公皆有了一次長足的跋涉和探險——在故事的后半部分給足讀者信息和敘事節奏,幾乎是每一個作家都得費心完成的作業,寫兒童文學的卓娜自然明白這一模式。這一次,寶樂夫的奇幻之旅變得更純粹,也更具有挑戰性。而當實現所有目標時,寶樂夫也并沒有因此而停止,他的生活和成長,還在繼續。

這讓我想起美國作家E.B.懷特的小說《精靈鼠小弟》。我們把他的書翻到最后,本以為精靈鼠小弟經歷了那么多的困苦艱難,就要迎來幸福和安逸時,作家并沒有讓他的故事結束,而是把故事的主人公扔在了路上——這條路,可以是探險和經歷更多奇幻世界之路,也可以是人生之路。在卓娜的《寶樂夫的奇幻世界》里,這一定是她想要表達的深層內涵。

合上書,書中的情節依然歷歷在目,也包括書中藝術程度極高的插圖。該書從版面、插圖到目錄的設計,在近幾年的蒙古文兒童出版物中極為少見。書中附贈的有聲版,更是圖書內容的擴展和升華——在融媒體時代,我們的童書需要好內容,也同樣需要好的傳播方式。該書在傳播形式上傳統與現代并重,讓讀者的眼睛和耳朵同時受益。這樣的嘗試雖然有點冒險,但其積極意義值得肯定和鼓勵。

《寶樂夫的奇幻世界》在每一個章節的后面,都設計了一段概括性的文字或小問題。讀這樣一本紙質版的圖書時,它的確能夠讓我們靜下來,讓我們變得幼小而單純。這正是童書的意義所在。《寶樂夫的奇幻世界》不僅可以讓書中的寶樂夫穿越時光,也可以帶著讀者穿越時光隧道,讓我們與童年的自己相遇。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