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草原》2019年第4期|愛青:戒自己(組詩)

來源:《草原》2019年第4期 | 愛青  2019年06月28日09:30

巴丹吉林海的想念

 

請原諒,我還不能徹底地愛上你

生澀的詞,一一登場,又轉身離去

你用盛大,不斷地拒絕我

雨落在半空就不見了

你不肯和我說起

一粒沙的生死

一只鳥怎樣騰空又下落

一株草用纖弱的莖汲取

一條蜥蜴怎樣出現又怎樣消失

生命如你懷里寂靜的湖泊

拒絕著我的猜想

請原諒,我還不能徹底地愛上你

我變不成一聲長調,從遠古的時光響起

融入這無邊的藍和夜色

風,總是這風

從今夜吹向從前

吹向我清澈的雙眼

又在雙眼里吹出衰老的模樣

我等的那個人,沒有出現

我只能一邊歌唱,一邊遠離

 

母親的樣子

 

我在水中的樣子

是模仿你的

你和你的姐妹們在一起的樣子

你和年幼的哥哥在一起的樣子

你和父親在一起的樣子

那個灑滿陽光的炕頭

我把頭枕在你腿上

看你把頭發抿到耳后

一邊納鞋底,一邊唱歌的樣子

但我唯一不忍看清的是現在

父親走后,你成了孤兒的樣子

 

陽臺上的母親

 

母親不識字

她每天的空閑,都在陽臺上指點江山

她關心著樓下那個翻垃圾桶的老人:

每天都可以找到幾個飲料瓶

前樓的人家娶媳婦、她看了很久

數了數有七輛車

她說上次的那家只有兩輛

她也關心一樓的那三只雞

偷偷空降過一把菜葉

等到夜幕降臨

她開始同情對面樓上的那對母子:

兒子失業、離婚

那個母親在夜里坐著

這個母親陪著落淚

仿佛把對面的人生也經歷了一遍

 

那堆積得越來越高的是火焰

 

她越丑,我就越疼惜她

在溫水里浸潤

再在陽光下慢慢翻曬

每一處盤枝錯節都不該藏有宿命的味道

可以重新愛了

當血液倒流,便是重生了

落日之后,我重新愛上訴說

對著空鏡子,喚出一場又一場的雪

她說:彼岸不是岸

她說:眾佛不是佛

她的哭和笑都被我制止

親愛,也不要在唱詞間泄露天機

 

是新生,也是重逢

 

三月,風正濃

我穿過頹廢的花園

去做一個病人

去接近虛構的美

橫斜的樹影

那匹窸窸窣窣的馬

我始終牽著它們的幻影

去穿越這眾鳥高飛的春天

我的疲倦是幸運的

諸神愛我,愛至細微的骨骼

這匆匆的時光呀

是新生,也是重逢

 

變美人

 

火鍋和火罐在一起

就可以抵擋風雪夜

喚醒體內的春天

這些辣、這些疼以及早已備好的

三千擔淚水,都是我所需要的

都是身體上開的花

三千畝春風,一夜一夜,吹我滿懷

失重的手臂在抽枝發芽

綠要到了,紅要到了

待我飲盡酒水千杯

就變美人

“這月,要圓呀”

 

想念雪

 

可以愛你

也可以不愛你

 

想起你時,我翻了一遍書

想起你時,我寫下一行字

再想起你

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從窗口向遠處望

 

你知道嗎?

 

丟掉眼睛,就可以看見

丟掉嘴巴,說出的是真相

丟掉筆,我就是完整的

 

戒自己

 

戒煙、戒酒

戒嗔、戒怒

戒咖啡一杯

戒所欲不得

戒故人一位

戒無可戒,戒自己

 

舅 媽

 

我沒有淚水來送她

只是想起小時候

因她的一句責怪而將一只西瓜扔到院

里的情景

她一邊笑著哄我,一邊匆匆吃飯

匆匆提起筐去干永遠沒完的農活

一拐彎,她的藍頭巾從門口不見了

一拐彎,疲憊的一生就走完了

只有那西瓜沒碎

它滾呀滾,又回到我的懷里

 

仿佛春天孤單地站立

 

迎上去———

風和風,眼神和眼神

我和大地

到底誰會碎裂

 

而那么多的花開著

那么多的雨

那么多個你微笑著看我

一起變成過去

 

這一刻,真靜啊

仿佛我會走

仿佛春天———

孤單地站立

 

生活的反方向

 

據說,這里的天空是真的

秋天從白楊樹裸露的樹梢上籠罩大地

人們追著陰影跑

像追趕著某種消退的命運

一層層的風吹過一層層落葉

和萬物向上的欲望

在這個拒絕抒情的年代

有人剛到來,有人正離開

 

讓朗讀的聲音再輕一些

讓它穿透那依稀的往事

讓那個少年從廣場上穿過

讓陽光從他的背上多停留一會兒

 

驚飛的鳥群回到多年前的哨聲

單車在明媚的晨光里

退回到蔥郁的樹下

天空 瓦藍 瓦藍

 

不要輕易地說起死亡

 

不要輕易地說起死亡

在某個傍晚

或某個酒杯旁

一些故事在善意中結束

一些人起身離開

當光線漸漸傾斜長夜籠罩

略微的遲疑里

這一刻變成那一刻

變成墻上灰色的陰影

他和你并肩而坐

 

西 藏

 

近一點

再近一點 湖在天上

鷹的翅膀每拍一下 藍 就會蕩漾一下

 

輕一點

再輕一點 抱定塵埃

念一句唵嘛呢叭咪吽 已是我在世間的圓滿

 

轟鳴的機器聲里沉淀著生活的鐵

 

你46歲的人生

在硅鐵廠和礦石們站在一起

一車又一車的重量疊加在一起

纖弱和堅硬疊加在一起

有力和無力疊加在一起

跟隨著爐火靜靜燃燒

 

火焰躍上臉頰畫成錯覺的紅暈

昨天和明天被更早的鹽粒分開

所有的暗走遠

所有的疼痛走遠

在陽光平靜的傾斜里

鐵落下來,沒有一點聲

 

    【作者簡介】

    白愛琴,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發于《星星》《草原》《朔方》《詩林》《延河》《飛天》等期刊。出版有詩集《若輕的玄機》《日常的河流》。有作品入選《中國2017年度優秀詩歌卷》《中國2018年度優秀詩歌卷》《2019中國新詩日歷》等選本。現居內蒙古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鎮。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