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沁源火炬

來源:解放軍報 | 黃亞洲  2019年06月28日07:50

太岳軍區司令部

走進太岳軍區司令部,坐在當年的馬燈、大刀、炕席、標語中間,坐在日本鬼子尖利的牙齒中間。

坐得沉默。歷史的烏云積聚在這十幾孔窯洞的上空,準備下雨。

坐著,思考1940年到1942年的抗戰形勢——順著陳賡司令員的思路思考。

思考德國、蘇聯、日本、美國;思考延安、重慶、太原;思考太行山脈作為掩體的彎曲程度,思考太岳山天然的堅固與沁源人民抗戰到底的堅強!

我看見陳賡司令員站了起來,從通信兵手里接過電報:決死一縱隊又一次突圍成功!

我跟陳司令員一起抬頭看天,果然,天上烏云散了。

那把馬刀的刀刃缺口處,滲出了鬼子的血。

歷史依舊有鐵銹,也依舊有顏色!

沁源圍困戰紀念館

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同仇敵愾,這才知道什么叫八萬人的咬牙切齒!就讓鬼子占領一座空縣城吧,把最后一袋麥粒帶走,把所有的水井填死,就讓鬼子舉著膏藥旗在孤零零的炮樓里做烏龜吧。

八萬沁源人愿意遁入森林做野兔,做刺猬,做穿山甲;他們可以辦“崖底小學”,可以組織“山頭集市”;他們用矛,用劍,用土雷,用九節鋼鞭,日夜出擊,教訓那些膽戰心驚的敵人。

老人捻雷繩,女人小孩碾炸藥,民兵鑿石雷——太岳山每塊石頭都會爆炸。

一朵最嬌柔的野花,可能就是一條引信。

整整30個月,終于,把鬼子炸走、轟走、逼走。看看延安《解放日報》的頭版標題吧:向沁源軍民致敬!想想這個不尋常的問題吧:八萬沁源人都是戰士,無一漢奸!

三線記憶展覽館

既然一聲令下,那就嘛也別說了,帶著滿腦袋的曲線、公式、電容與電阻的串聯圖,帶著滿身的青春甚至青春痘,帶著理想、熱血、口琴乃至初戀;甚至,來不及跟天津與北京好好說聲再見,就一頭扎進了太岳山,在松樹與樺樹的中間,擺下床頭柜,擰開月亮。

在森林里支起機床,并不去數腳邊竄過幾只野兔;馬達徹夜轟鳴,與野豬的驚奇此起彼伏。

小組會發言,全是革命、祖國、備戰、奉獻;下班打球,一個遠距離投籃,有時候就擊中了云雀。

搪瓷碗,盛滿沁源的莊稼;牙缸杯,咕咚咕咚全是沁河;今天我觀察黑白照片上那些不倦的笑容,還能聽見當年山風的凜冽。

記下當年的廠名吧:4542廠是衛華儀器廠,1010廠是長虹機械廠,1013廠是沁河機械廠,1027廠是東升器材廠,1018廠是晉東器材廠,1011廠是人民器材廠,1029廠是開源線材廠。

寫下這些嚴肅的廠名,我卻已經熱淚盈眶:太岳山至今郁郁蔥蔥,該都是當年的青春染的吧?沁源滿山鳥鳴,都是20年的轟鳴留下的余音吧?

三線,其實就是中國的第一線!“嘛也別說了”的城市年輕人,其實,全是中國尖刀班的勇士!

中國各個年代,都有這樣一批勇士。

他們投來的一只遠球,至今,在我心間的籃板上,砰砰作響。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