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原創兒童文學看什么?最經典的全在這個書系里了!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   2019年06月29日09:40

2006年1月,在長江之濱的武漢,湖北少年兒童出版社(今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長江少兒社”)推出了《百年百部》。

《百年百部》由束沛德、金波、樊發稼、張之路、王泉根、高洪波、曹文軒等7位兒童文學界著名專家和作家組成高端選編委員會,經過兩年多認真負責的遴選,精心選擇20世紀初葉至今百余年間的120多位中國兒童文學作家的120多部優秀兒童文學原創作品,這是有史以來中國原創兒童文學作品的集大成出版工程,被譽為“中國兒童文學的世紀長城”“中小學圖書館的鎮館之寶”“中小學語文課外閱讀必備文庫”。

《百年百部》的主編之一、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曾說:“一個作家的作品,一旦進入《百年百部》,肯定是經過了一定時間的沉淀和讀者的考驗,是對孩子們的健康成長有利的好書。”

嚴格的書目編選,艱辛的版權斡旋

《百年百部》策劃之初,就將目光聚焦在“經典”這個關鍵詞上。何為“經典”?一方面,應該是歷史的沉淀,經得起時間的檢驗,在今天依然有其影響力和生命力;另一方面,應該表現真善美,歌頌愛、智慧和道義的力量,具有審美價值。

為了保證書目編選的權威性,高端選編委員會經過反復比較、甄選,最后才確定了入選的作家作品。在編選過程中,我們組織7位專家多次召開編選會,充分討論,斟酌,投票表決。場面并非一團和氣,經常激烈爭辯。最終確定下來的書目,都是7位專家一致認可的,雖難免有遺珠之憾,但肯定無混珠之嫌。

編纂這么大一套叢書,且收錄的都是各位作家的代表性作品,版權問題無疑是最棘手的。這套書能順利出版,離不開各位作家的大力支持和7位高端編委的鼎力協助,也離不開一些兄弟出版社的無私奉獻。當時,許多作家聽說我們要編一套這樣的經典文學叢書,都非常支持。沈石溪是第一個把作品交給我們的作家。他的代表作《狼王夢》的版權當時在臺灣一家出版社,為了支持我們,沈石溪支付了一筆補償金。

作家們的大力支持讓我們備受鼓舞,但想把100部作品的版權全部簽下來,難度非常大。特別是一些去世多年的作家,難以聯系到他們的版權繼承人。編委老師幫我們解決了許多這樣的問題。以《城南舊事》為例,作者林海音是臺灣作家,去世多年,她的后人都在海外,編委老師通過私人關系輾轉打聽了幾個月,終于找到林海音的女兒夏祖麗,我們才如愿簽下了《城南舊事》的版權。還有一些當年非常暢銷的作品,如《草房子》,是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的暢銷書,《小兵張嘎》是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的當家產品,為了成全《百年百部》,這些兄弟出版社做出了無私的奉獻。可以說,《百年百部》不僅是屬于長江少兒社的,更是屬于中國童書出版界和童書作家們的。

精益求精的編輯制作,與時俱進的迭代升級

為了不辜負“經典”二字,《百年百部》的編輯團隊以莊嚴的使命感、高度的責任感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耗時兩年才完成編輯出版工作。從原稿文本的選擇到引文注釋的核查,從圖書版式的設計到作家資料的整理,完全是以做學問的態度在做編輯。

《百年百部》自2006年首版以來,在2009年和2016年先后進行過兩次改版。首版正文版式疏朗,每本書看起來都比較厚,定價較高,許多品種的定價將近20元。而當年兒童文學類圖書的主流定價區間是12-15元。這一版的裝幀設計莊重典雅,封面圖采用著名畫家梁培龍所繪水墨兒童畫,配以中國紅的色塊和門釘元素的起凸,具有濃郁的中國文化氣息。該版本一經面世,就在業內引起了轟動,也得到了許多專家和老師的認可。但市場表現不如預期,我們分析認為,書本厚,定價高,是制約這套書銷量的主要原因。

2009年,我們決定選取其中銷量較高的20個品種,組成珍藏版,希望集中精力,提高這些品種的銷量。這次改版對版式做了調整,排版更加緊湊,縮減了印張,定價也相應下調,封面保留了梁培龍的水墨畫,書名采用手寫毛筆字,配以大面積拼音起凸版,新穎別致。

2016年,《百年百部》又做了一次全面改版。其實這次改版早在2015年初就開始籌備了。決定改版有幾個方面的考慮:一是這套書上市將近十年,許多品種已不被陳列,難以產生動銷,改版之后可以重新上架,促進銷量;二是有一些漢語使用規范做了修改,為了對讀者負責,與新規接軌,老版的文字內容需要全面校訂,同時部分作家的資料也需要更新;三是當年編選書目時,70后作家選入的較少,經過幾年的檢驗和沉淀,一批優秀的70后作家已經得到了讀者和專家的認可,這些作品可以在改版時增補進來,另外,當年遺漏的部分作家也可增加進來。

經過高端選編委員會討論增補書目后,編輯團隊歷時兩年全面校訂,2016年4月,《百年百部》隆重再版。新版《百年百部》共收入121部中國本土原創兒童文學作品(保留了原版中的97本,3本事涉版權而未收錄,同時新增24本),囊括了“五四”以來百余年間五代兒童文學作家的代表作。根據新時代廣大兒童讀者的審美需求和閱讀品位,我們在裝幀設計上進行了重新打磨,封面依然沿用梁培龍如詩如畫的中國風水墨畫,并運用時尚鮮亮的配色,清新雅致,將經典性與時尚性有機結合。新版面世后市場反響良好,其中《小兵張嘎》《草房子》《狼王夢》等品種的銷量大幅提升,銷量最高的一本已售出近60萬冊。

用豐富的營銷手段,擁抱兒童文學閱讀春天

2006版《百年百部》出版時,網店銷售尚未形成規模,我們的銷售以地面店為主,但主要還是靠農家書屋和館配。

2016版出版以后,起初仍以地面店銷售為主,網店主要做頁面展示,并沒有參與大力度促銷活動。我們在各大書城安排了專柜陳列,同時舉行碼堆大賽、有獎征文等活動,還聘請了兒童文學作家、閱讀推廣人等擔任《百年百部》閱讀推廣大使,在各地舉行了多場關于經典閱讀的講座。同時,我們的編輯也充當起閱讀推廣人的角色,到書店、學校、圖書館等場所給孩子們講閱讀和寫作。這些營銷活動進一步擴大了《百年百部》的社會影響力,促進了圖書的銷售。

隨著小學語文教材的改版,閱讀在語文教學中所占的比重空前提高,這也使得小學生課外閱讀市場大熱。全國各地的寒暑假閱讀推薦,基本都會選中《百年百部》中的品種。《百年百部》以其多年積累的良好口碑和權威的書目編選,受到了越來越多老師和家長的信賴。

近兩年來,《百年百部》在地面店和網店的銷售都呈快速增長之勢,每年的銷售碼洋都保持在4000萬元以上。2019年,我們的目標是1億碼洋。

做好品牌運營,讓中國經典走向世界

《百年百部》這一圖書品牌早已深入人心。早在7年前,我們就注冊了“百年百部”商標,這四個字作為圖書名稱印在封面上的權利,由我社獨家享有。接下來,我們還會對這個品牌進行拓展和深入開發。去年推出了《百年百部精選注音書》,將讀者群向低年級延伸,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同時,我們正在對《百年百部》進行數字化加工,并計劃與幾個平臺合作開展有聲書業務,力爭對該品牌進行立體化開發,滿足不同讀者的閱讀需求,以期產生更大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2019年,《百年百部》將再增加20余部作品,這些作品將向新生代作家、科幻作家傾斜。年底,作家陣容更加強大、圖書品種更加齊備的《百年百部》將會與讀者見面。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毫無疑問,《百年百部》是中國主流兒童文學的代表,其長久的生命力和強大的影響力已經初步顯現。隨著世界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中國主流兒童文學走向世界勢在必行。《百年百部》已經邁出了走向世界的第一步。2018年8月23日,《百年百部》中的10部作品達成版權輸出協議,它們將被翻譯成俄語、哈薩克語、吉爾吉斯語等3種語言,輸出至俄羅斯、烏克蘭、塞爾維亞、保加利亞等9個國家。今年下半年,《百年百部》還將整體輸出至蒙古國。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