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如果科幻片拍成《上海堡壘》這樣,那還是果斷拒絕吧

來源:澎湃新聞 | 曾于里  2019年08月13日11:35

2019年被稱為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引爆春節檔,尤其是《流浪地球》的硬科幻屬性,更是填補了新世紀以來中國科幻電影的空白。只是,《流浪地球》之后,中國科幻電影的第二步該怎么邁?

8月9日起全國公映的《上海堡壘》成為一次檢驗。電影由滕華濤執導,鹿晗、舒淇領銜主演。事實上,《流浪地球》與《上海堡壘》均立項于2015年,一個上半年,一個下半年,是中國科幻電影同一時間不同面向的嘗試。

《上海堡壘》海報

《上海堡壘》改編自江南的同名小說,小說發表于2006年,當時江南年僅29歲。小說的主體情節是言情,只不過它套上了一個科幻的大背景。影版并沒有做太多根本性的改動,電影講述的是,人類從外太空帶回了永生超級能源“仙藤”,這個超級能源引來了外星人的入侵。“長達900公里,是月球直徑的四分之一”的外星母艦橫亙上空,突襲地球。全世界范圍內多個城市遭受重創,上海成為人類文明的最后希望。

利用“仙藤”的能量,上海上空籠罩的“泡防御”能有效抵御“捕食者”(外星人)的入侵,讓上海成為一座暫時安全的堡壘。同時,上海舉全城之力制作了“上海大炮”,集中“仙藤”的全部能量供給,把防御壓縮到最低限度,準備拼死一搏。在這個末日戰場中,新銳軍人江洋(鹿晗 飾)帶領灰鷹小隊正面迎戰“捕食者”,而他暗戀的指揮官林瀾(舒淇 飾)則堅守在“仙藤基地”指揮戰斗并保護力量的根基……

鹿晗飾演江洋

《上海堡壘》能順利邁出中國科幻電影的第二步嗎?

科幻設置不新鮮,本土化是賣點

要評判《上海堡壘》,首先得弄明白,在科幻電影序列里,它的科幻設定是否具有獨創性。

2018年,AMC播出的科幻小說歷史紀錄劇集《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小說軼事》將科幻電影分為6大大類:

一類是“外星生物”,想象外星人的形象,想象與它們的交流,以及憂慮于它們的入侵,比如《第三類接觸》(1977)、《ET》(1982)、《降臨》(2016);

一類是“外太空”,聚焦于外太空旅行,比如《2001太空漫游》(1968)、《阿凡達》(2009)、《地心引力》(2013);

一類是“怪物”,怪物代表著人類的恐懼,比如《異形》(1979)、《侏羅紀公園》(1993)、《哥斯拉》(1998)、《生化危機》(2002);

一類是“黑暗未來”,包括世界末日和反烏托邦社會,比如《銀翼殺手》(1982)、《后天》(2004)、《雪國列車》(2013)、《饑餓游戲》(2012);

一類是“智能機器”,當智能機器比人更智慧時人類何為,比如《終結者》(1984)、《機器人瓦力》(2008)、《她》(2013);

最后一類是“時間旅行”,比如《回到未來》(1985)、《環形使者》(2012)、《星際穿越》(2014)。

劃分不是絕對的,只是為了方便歸類。像《異形》是外太空的外星生物,同時也是怪物,《銀翼殺手》是黑暗未來,里頭也有智能機器。而《上海堡壘》既關乎外星怪物,它也構筑了一個“末日戰場”般的黑暗未來。

《上海堡壘》的這一設置并不算新鮮,與《獨立日》接近。《獨立日》也是一艘巨型的外星人母船進入地球軌道,并釋放了三十多個小型飛船進入地球大氣層,停留在世界幾大城市上空,造成人們的恐慌。只不過,阻止外星人入侵,捍衛地球的,是美國人。

上圖是《上海堡壘》中的外星母艦開啟后的樣子,下圖是《獨立日》中的外星母艦開啟后的樣子

顯然,跟《流浪地球》一對比,《上海堡壘》的科幻想象就太弱了。它之于中國觀眾的主要賣點,可能就在于它的本土化了。《上海堡壘》是極少數的放在宇宙背景下,以中國為主要陣地,以中國人為核心,講中國故事的科幻片。絕大多數好萊塢科幻片,都由美國來扮演救世主,所有的國家都聽從于美國政府的部署與指令,整個救援行動都是以美國政府為主導。這潛移默化中影響了全球觀眾對美國的認知,在愈發注重文化軟實力的今天,這其實也是一種話語權的壟斷。

電影中出現的一些上海的標志性地標

雖然這些年來,許多科幻片都來上海取景,比如《環形使者》《她》《降臨》,但《上海堡壘》則完全以上海為主陣地,多個上海標志性的地標都在電影中出現了;電影也延續了好萊塢大片中“英雄拯救世界”的情結,但這一回,上海成了最后的堡壘,所有人的性命都寄托在中國人身上。

災難片的底子

外星人入侵+末日戰場,《上海堡壘》的本質是科幻災難片。在評介《烈火英雄》時,筆者曾談及了災難片的審美機制,在科幻災難片里同樣是成立的。

一個是特效。科幻電影對電影工業水準要求極高,無論是外太空、外星人、宇宙飛船還是與外星人的戰爭,都需要借助特效,特效的水平,直接影響了想象力的呈現和視覺效果,影響了故事的可信度。國產科幻剛剛開始萌芽的時候,視效水平是阻礙其整體質感的第一道難關。

與《流浪地球》一樣,《上海堡壘》的特效雖然與好萊塢還有明顯的差距,但至少是合格的。據官方放出的宣傳,為了更真實地呈現原著中的上海戰場,劇組專門搭建了15500平方米的宏大實景;后期共動用了1600多個特效鏡頭,占全片總鏡頭數量的90%。電影中的外星母艦、無人機與“捕食者”大戰、“上海大炮”、上海陸沉等特效,整體上說逼真、震撼。

城市毀滅的視覺效果

另外一個是,“末日戰場”背景下,保家衛國、勇于犧牲的英雄主義。電影通過幾個人物的犧牲來渲染。比如“捕食者”進入控制中心,妄圖拷貝總控制室計算機硬盤上的資料,如果它得逞,整個防御計劃就將不保;為了阻止“捕食者”實施計劃,指揮官潘翰田(王森 飾)選擇炸毀整個數據中心,毀滅所有數據(其他數據中心有備份),毀滅了“捕食者”,也毀滅了自己。而潘翰田的暗戀對象路依依(孫嘉靈 飾)為了抵御“捕食者”侵犯另一控制中心,同樣選擇犧牲自我、同歸于盡。

潘翰田犧牲

在“上海大炮”的最后一次反擊中(一旦挫敗,人類將徹底毀于一旦),由于“上海大炮”受損嚴重,無法瞄準外星母艦,只能以肉身去當靶子。指揮官曾煜(王宮良 飾)以自身為誘餌,引開其他捕食者,江洋則開著戰機當靶子,高喊“向我開炮”。

如果說《上海堡壘》科幻的本土化值一顆星,那么災難中英雄氣概的凸顯,也值得一星。

災難式的科幻水準

不過,科幻災難片比一般災難片還多了科幻的維度。并且,科幻才是最核心的維度,科幻是否自洽最終決定一部科幻片成敗。

《上海堡壘》科幻水準如何?這得先從科幻電影最基本的素養談起。

科幻片,就是科學+幻想,它本質上是幻想片。但跟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玄幻、奇幻不同,科幻瞄準的是未來,凸顯的是科學精神與邏輯推理,向人們展現了一種未來可能的世界圖景。

因此,科幻作家赫伯特·W.弗蘭克如此定義科幻片:“科幻電影所描寫的是發生在一個虛構、但原則上可能產生的模式世界中的戲劇性事件。”像《獨立日》中外星人入侵地球,《黑客帝國》AI技術瘋狂發展并控制人類,《星際穿越》地球已不再宜居,《流浪地球》包括地球在內的整個太陽系都將被太陽所吞沒等,這些雖然遠遠超乎了現有的技術水平,但未來的確可能發生。

而根據側重點的不同,科幻又可粗略劃分為硬科幻和軟科幻。像劉慈欣就是典型的硬科幻代表,他一再強調,他的科幻小說的目的就是科幻本身。這里科幻雖不等同于科學,但它又與科學一脈相承,它以自然科學為基礎,很大程度上遵守現有的科學定律,進行自洽的假想和推斷。

軟科幻則相對硬科幻而言,它雖也以科幻做背景,但主要思考科學技術極度發展的荒誕后果,探討科幻背景下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多聚焦于哲學、心理學、政治學、社會學等人文價值層面,科學技術和物理定律的重要性被降低了。《瘋狂的外星人》就是比較典型的軟科幻作品。

當然,硬科幻與軟科幻的劃分并不是絕對,很多優秀的硬科幻作品也訴諸于豐富的人文思考,比如《地心引力》《星際穿越》,之所以這樣劃分,更主要的是凸顯科幻的包容性。尤其對于當下正起步的中國科幻電影而言,這種包容性更是一種必須。

舒淇飾演指揮官林瀾

因此,有人批評《上海堡壘》中愛情線鋪墊得太多,是打著科幻片的幌子拍愛情片,好像科幻片里不能有過多的愛情、友情、親情。并不是這樣的。科幻片是否成立,不在于科幻的比重得多大,不在于軟或硬,而在于其是否有最基本的科學精神,它的科學幻想是否邏輯自洽。就比如《瘋狂外星人》,科幻比例雖不多(外星人附體),但它有最基本的科學精神,比如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最后喚醒了猴子的本體意識。

遺憾的是,《上海堡壘》里的科幻想象,可以說是災難級別的。

“仙藤”的設定是小說中沒有的,電影版想把外星人的攻擊合理化了,于是自作聰明地想出了爭奪永生能源“仙藤”的由頭。但觀眾隨之就有多個疑問:“仙藤”是人類從外太空找來的,人類找得到,能力比人類強得多的“捕食者”找不到?非得毀滅人類才能得到“仙藤”?

電影中對于“泡防御”功能的說明也有自相矛盾之處。第一次“捕食者”大規模入侵時,是因為人類中了它們的計謀,它們趁著指揮員調動能量修復漏洞,防御網其他地方處于薄弱時,發起攻擊。這給觀眾的感覺是,“泡防御”挺脆弱的,每次修復都有被攻擊的風險。但最后的一次的大戰前,“泡防御”出現了三個漏洞,指揮員三下五除二就修復完畢了。所以,“泡防御”修復難度到底大還是小?修復對于能量的消耗如何?電影語焉不詳,不明所以。

再如電影中江洋與林瀾的愛情,通過一條遲到五年的短信體現。小說中之所以用短信,是因為江南寫作那個年代是短信的年代。可《上海堡壘》設定在未來,電影中的許多技術都是超未來的,路依依拿的一個手機是全屏透明狀的,但偏偏江洋依舊拿著老人機款式的手機,用短信聊天。可信度在哪里?

都未來了,談戀愛還是用短信?

電影中類似的BUG比比皆是,說它是科幻,它恰恰在多個地方違背科學、常識與邏輯。《上海堡壘》的科幻邏輯,與《機器之血》《逆時營救》《不可思異》等屬于同一水準,糟糕、低幼、不忍直視。

不禁想起江曉原教授提出的選擇科幻電影的七個理由:想象科學技術的發展;了解科學技術的負面價值;建立對科學家群體的警惕意識;思考科學技術極度發展的荒誕后果;展望科學技術極度應用之下的倫理困境;圍觀科幻獨有故事情境對人性的嚴刑逼供;欣賞人類脫離現實羈絆所能想象出來的奇異景觀。

而除了特效構筑的一點奇異景觀外,《上海堡壘》其他真是一點不占。電影的科幻水準,零星。

災難式的節奏與表演

導演滕華濤既有電視劇執導經驗,也曾執導過電影,按理說,他對于電視劇與電影的一些技術差別應該比誰都熟悉。但《上海堡壘》特效鏡頭以外,從鏡頭、節奏、表演到配音,都是三流電視劇級別的,當它們被呈現在大銀幕時,尤其是筆者觀看的imax場次,缺陷就更明顯了,愈發凸顯出其災難性。

大量的鏡頭都沒什么講究,特寫+中景,無趣無聊,好像就是隨便架起攝像機就拍。節奏也是網大級別的,一些場景拖沓到令人懷疑,為什么要把這樣的廢戲放進去?像有一處是將軍帶著林瀾到“仙藤基地”,有很大一段就是拍著他倆坐著車到達基地,配樂在耳邊轟隆轟隆地響,但這一段車程的價值在哪?更不要提江洋與他幾個小伙伴的日常聊天、飲酒、逗趣,尬出天際。

鹿晗的表演,或許會成為他公布戀情后的又一個事業滑坡點,他生澀、稚嫩、完全懸浮于表的演技,很可能斷送他的大銀幕前程,除了他的粉絲,有多少觀眾看了《上海堡壘》后,還會對他的演技有信賴感?對比之下,真覺得《流浪地球》選角太好。在流量明星遭到口碑反噬的背景下,與其花大價錢請他們,真還不如請片酬便宜、演技合格的新人演員,把錢花在刀刃上。

演員表演不佳,得怪編劇沒有寫好角色,導演未能成功調教,也得怪全片出戲的配音。電視劇采用配音,勉強還能接受,你一部大銀幕電影,任何瑕疵都會放到最大,使用配音了,還讓臺詞和嘴巴對不上,該說片方自信還是說它們太應付了?

《上海堡壘》宣傳時一直說電影籌備了六年。如果真是精心準備了六年,卻交出了這樣的作品,只能證明:主創者要么不用心,要么他們的能力根本駕馭不了科幻電影。《上海堡壘》最多只能是兩顆星的作品。這并非觀眾苛刻。正在起步的中國科幻電影的確需要鼓勵,但如果科幻電影拍成《上海堡壘》這樣,那還是果斷拒絕吧,因為這是彎路錯路。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喜乐彩 98仙剑柔情版赚钱方法 3D 青海11选5 有哪些软件跑步赚钱的软件 东北麻将规则公式 有没有捕鸟达人老版本 有币可以赚钱吗 换日元怎么赚钱 3d试机号 河北时时彩 为赚钱烦恼失眠 jdb电子龙王捕鱼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完场500万比分直播 有哪些app看视频赚钱